当前位置: 主页 > 朗读者 > 内容

生死朗读》:还是视角新异?

时间:2017-10-05 14:05  来源:未知    作者:admin  点击:

  去年底上映并引起极大争议的电影《生死朗读》,改编自本哈德·施林克的同名畅销小说,讲述了一名少年与女汉娜之间的爱情故事。评论认为,影片中着过多的镜头,对历史存在解读。导演则认为,尽管这已经是第225 部关于大的影片,影片展现的视角却是崭新的,展现战后一代对时期人们所作所为更深入的思考朗读者》 20170429 那一天

  上世纪50 年代,第三帝国的时代终结不久,当还只在纪录片中出现时,大导演戈达尔预测说:“要是谁拍一部关于奥斯维辛的电影,那只能是一个者眼中的世界。”戈达尔没有料到,50 年过去了,已经有200 多部优秀而感人的题材电影诞生,其中像《辛德勒的名单》、《苏菲的选择》、《美丽人生》等都已成为经典。电影《生死朗读》的编剧大卫·海尔(David Hare)也不同意戈达尔的观点,他认为《生死朗读》就提供了审视和的又一个新异视角。

  《生死朗读》第一张流出的剧照, 是凯特·温斯莱特(KateWinslet)躺在浴缸里,眉头微皱地望着她对面比她小21 岁的男孩,静静地听他朗读。这部去年12 月中旬上映的电影聚焦二战后满目疮痍的,少年米歇尔·伯格从学校回家时突然晕倒,一个叫汉娜的陌生女人帮助了他。汉娜身上的成熟与神秘顿时像木偶的提线牢牢拴住了米歇尔,为他打开了的世界;而汉娜则让米歇尔给她读书,《奥德赛》、《与爱情》、《无用之人》……一本本读过来;当时的汉娜不过是一名公共汽车售票员,两人的感情日渐深厚,然而有一天,汉娜却不告而别……

  8 年后,已经是法律学校实习生的米歇尔,在毕业前旁听了一次对战犯的审判。他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年少时的疯狂,谁知竟然在此与汉娜重逢—她憔悴地坐在被告席上,一点点撕碎她的和伪装—汉娜曾做过的女,并承认曾将数百名犹太妇女活活烧死在中……当米歇尔开始调查整个案件的始末,却逐渐发现一个汉娜宁死都要保守的秘密……

  预告片中,米歇尔隔着一道半开的门,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在穿长筒袜的汉娜,从她的脖颈到肩膀,被衬衫半遮半掩的乳房,直到光滑的大腿;汉娜的动作镇定自若,旁若无人,她穿完一条长筒袜再穿另外一条,完全不自知在。当她感觉到他的目光,他面红耳赤,转身奔下楼梯,跑出了房子,也跑进了他一生无脱的爱情。然而有一天,汉娜却不告而别,留给米歇尔一段怅然若失的青春回忆。后来,当米歇尔要求女友重复穿的场景时,却再也找不到当时的那份暧昧和神秘……

  事实上,影片用了大量笔墨描绘那个“既又善良”的汉娜。当汉娜与米歇尔初遇时,大雨中,汉娜抱紧这个陌生的孩子,对他说,“一切都会好起来”;当他们外出郊游时,她听着孩童们的歌声,在充满透明阳光的里流泪……这也正是影片受到最多的地方,评论认为它“历史,用一种艺术化的手法给的历史披上了温情的外衣,甚至站到理解的立场上来描绘汉娜这个人物”,其在欧美引起的争议,颇有些像去年李安的《色 戒》“为翻案”成为热点话题。

  在《生死朗读》中,饰演女的凯特·温斯莱特在银幕上从36岁演到白发老妪,前后跨度数十载,成为冲刺明年好莱坞影后的热门人选。然而,由这位曲线婀娜的女明星出镜的大量镜头,使得影片免不了被斥,《纽约客》在评价这部电影时就用词很重,说它“不易消化”、“低级的”、“”。

  同名小说作者施林克出生于1944年,是战后一代,曾在大学学习法律,1987 年开始成为北莱茵威斯特州法院的,尤为擅长创作推理小说。

  写于1995 年的《生死朗读》是一部“半自传性质的作品”,通过一段结合、秘密、救赎的爱情故事,表现出施林克那代人对父母以及国家的感情困扰—他们感到的是爱恨纠缠、羞愧、以及经历痛苦的最终宽容;借米歇尔的感情经历,小说就那一代人关于和责任的看法进行了一段闻所未闻的独白;至于那个时代的大众为何漠然允许甚至狂热支持对的种族,“人性的链条”为何突然断裂,群体性的狂热所导致的究竟应该如何,连小说中的教授也无法回答。

  施林克在小说中写道:“我们这些第二代人,过去和现在究竟应该怎么对待那些有关的骇人听闻的信息呢……我在问自己,仅仅判决和惩罚少数几个人,而让我们这些第二代人继续在惊愕、耻辱和负罪当中沉默下去,难道事情就应该是这样的吗?”《泰晤士报》影评认为,同期在上映的另一部《巴德尔·迈因霍夫集团》(TheBaader Meinhof Complex),其实也是基于这种复杂的情感,在这部讲述战后西德最为激进好战的左翼的影片中,组织把情感为和。《卫报》则认为,《生死朗读》从第二代的角度,抒发出“重新看待历史”的。

  小说《生死朗读》曾获得汉斯·法拉达(Hans-Fallada-Preis)、意大利文学、Prix Laure Bataillon 以及“世界报”文学等多项大。这本薄薄的小说被译成35 种语言,畅销数百万册,并成为登上《纽约时报》畅销书榜首的第一本德语书籍。9 年前,著名导演安东尼·明格拉(Anthony Minghella)和西德尼·波拉克(Sydney Pollack)旗下的mirage Enterprise 电影制作公司买下了小说版权,如今,两位大导演先后辞世,联合制作人之一斯考特·鲁丁(ScottRudin)也在电影杀青前突然辞去了职位,《生死朗读》的制作过程可谓一波三折。大卫·海尔表示,改编小说很难,因为并不鼓励讨论这段历史,这也是为什么以色列在二战后不久迅速地建国,因为人们想要快速地忘记过去。

  影片《生死朗读》由于其性,几乎没有人的加入,除了少年米歇尔的扮演者大卫·克劳斯(DavidKross)来自外,投资和出品方均来自美国;曾担任《》(TheHours)编剧的大卫·海尔,片中的男女主角拉尔夫·费因斯(扮演成年米歇尔)和凯特·温斯莱特,以及剧组中的主创人员,则全部是英国人。

  明格拉生前对影片中“朗读内容及文学隐喻的执拗”,使得他迟迟不愿与编剧大卫·海尔确定最终剧本。去年,明戈拉突然去世后,波拉克在患癌症期间确认了导演人选—斯蒂芬·戴德利(Stephen Daldry)。这位导演此前仅有两部长片问世,一部是在评论界一片喝彩的《比利·艾略特》(Billy Elliot),一部则是屡获项的《》。关于《生死朗读》,斯蒂芬·戴德利说:“汉娜在一开始是个的‘文盲’,她似乎并没有过去,也没有。但随着故事的发展,观众会隐隐约约地察觉到,她改变了,她试图补偿,作为对自己的惩罚。在的历史中,像汉娜这样的普通人其实也是者,只是没人关注过他们而已,而实际上他们往往付出了更为的代价。”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