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朗读者 > 内容

CCTV《朗读者》完结!从“遇见”到“青春”多少次让你泪目了?

时间:2017-10-04 08:41  来源:未知    作者:admin  点击:

  5月6日晚上,《朗读者》迎来了第一季的最后一期。从第一期“遇见”到最后一期“青春”,这档节目把越来越多的耳朵,我们才发现:咦,朗读原来这么美!也自从有了《朗读者》这个节目,许多城市都发起了”朗读行动“。中山的”朗读中山“活动也受到了广大市民群众的欢迎。

  作为广州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饲养员的林兆铭守候着一群动物,每天照顾着动物的饮食起居,独自支撑动物园,像是生活在之外,独自享受一片只有他和动物的乐土。

  林兆铭把梭罗的《瓦尔登湖》献给他的动物朋友。《瓦尔登湖》既不是鸡汤式的麻醉剂、也不是鸡血般的兴奋剂,它不是一本生活指南,而是内心的向导。而那个抽象的瓦尔登湖,并非本来意义上的隐居之地,而是可以让超凡的出尘之所,是安放洁净灵魂的故乡。

  就像林兆铭在动物园一样,让他这么久的不正是这远离喧嚣的一片和简单的小动物吗?

  “我愿意深深地扎入生活,吮尽生活的骨髓,过得扎实,简单,把一切不属于生活的内容剔除得干净利落,把生活逼到绝处,用最基本的形式,简单,简单,再简单。”——《瓦尔登湖》

  一个以托福满分的成绩考上了耶鲁大学,并且拿到全额学金的大学生,毕业后,竟做出了让人意外的选择,到湖南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里当起了村官,成为了一个“80后”大学生村官。

  刚来时候,秦玥飞带了一件比较花哨的T恤,后来发现村民穿的衣服都是单色的,为了合群,他便把T恤翻过来穿。在下意识的改变中,他渐渐把自己成了真正的农民:穿解放鞋干活儿,收到村民递过来的烟,顺手就别到耳朵上,等车的时候非常自然地在边蹲下。

  除了融入到村民中,秦玥飞还做成了不少事:修水渠、维、装灯、建敬老院,拉来了乡村信息化教育项目,他在整个贺家乡都有了名气,当选为贺家乡和衡山县的代表。

  “泥泞诞生了跋涉者,它给忍辱负重者以和力量,给者以和平和勇气。一个伟大的民族需要泥泞的磨砺和锻炼,它会使人的脊梁永远不弯,使人在的跋涉中懂得土地的可爱、和不可,懂得祖国之于人的真正含义:当我们爱脚下的泥泞时,说明我们已经拥抱了一种。”——《泥泞》

  赖敏是个爱笑的女孩,然而却在21岁那年,被发现身患企鹅病。企鹅病患者首先会走摇晃,容易摔跤,渐渐地说话和眼球活动都会变困难。

  有一天,赖敏向丁一舟说出了:“与其在家里等死,不如出去看看。”因此,丁一舟放弃了造型师的工作和原来的生活,带着赖敏、两条狗,骑着一辆车就了走“心”之旅。

  从2015年1月起,丁一舟和赖敏这对“走心情侣”从柳州出发,他们经贵州、四川到达,7月在拉萨,丁一舟向赖敏求婚。

  一上,不管是上下车,厕所,丁一舟都将赖敏搀扶或背着,照顾得无微不至。也许这在许多人看来,都太过不可思议,然而,上的两个人,却从中体味到了幸福。

  丁一舟说:“我并不认为她在拖累我。她其实是在成全我,成全了我作为男人的一份担当和责任。真正在发光的是她,而幸运的是我,因为我能占有这份温暖。”

  他是中国焊接科学的奠基者,担任了秦山核电站的唯一焊接顾问,为中国高铁和核电的迅速崛起做出了卓越贡献。

  潘老在节目中这样自豪的说:“中国目前的焊接工艺技术超过日本、超过美国、超过国家!我们有实力走出去!因为别人做不到的我们做到了!”

  那一期《朗读者》的主题是“家”,潘老这一家厉害了,个个都是学霸。潘老在节目中透露,经历过卢沟桥事变的他,差点死于日军的轰炸,最后全家成了难民。他们念书的目的就是:抗日 救国 回家。

  潘老一辈子一门心思都扑在事业和工作上,对家务事一概不知,而这多亏了自己的老伴。两个人相识三个月,就因工作而分别,直到五年之后两人才结了婚,就再也没有分开过。两三年前,一张潘际銮院士在校园里骑着电动车,载着夫人李世豫的照片就曾红遍网络。

  潘老选择了一二·九时期,的青年学生写的一篇《告全国书》,献给母校大学和祖国。91岁的音乐家茅沅、95岁的历史学者胡邦定、97岁的诗人郑敏、91岁的航天科学家林棠等等在场外一同朗诵。

  1997年7月,在回归的交接仪式的安排上,中国国旗必须在1日的零时零分零秒准时升起。但英方却强硬地表示其国旗不会提前下降。

  为此,我国资深安文彬与英方进行了多轮谈判,英方还是只同意在30日11时59分59秒将英国国旗降下。

  “如此,我们准备升旗的时间只有一秒钟!而我军乐团指挥的指挥棒抬起就需要两秒,英国国旗必须在6月30日11时59分58秒降下,才能我国旗在零时零分零秒准时升起。”

  最后一次谈判中,他非常庄严地站了起来,对英方的谈判代表说了一段话:“已经被你们占领了150多年!而现在我要的只是2秒钟,你却是这样无理相拒。我认为英方这种态度不仅中国人不能,也是不能的。”

  “朋友!中国是生育我们的母亲。你们觉得这位母亲可爱吗?我想你们是和我一样的见解,都觉得这位母亲市蛮可爱的。”——《可爱的中国》

  提到当年的训练,她说那时候自己184cm的身高,是队里最高的。比起类似于古巴,美国的这些队,中国的队员很“娇小”。所以那时候找的都是男陪练。

  郎平讲到自己被排球“砸”到脸,笑称现在记忆力不好可能跟那时有关。“我记得有一次有个教练站在高台上打,前排拦网的人判断错了,一下子闪开了。球就啪一下呼到我脸上。当时觉得不是疼,而是脸都暴了。后来瞳孔都放大了,脑震荡了。”

  2003年出任女排总教练,郎平花了好长时间下定决心。“当时我看女排的情况不是太好,我就想我能把她们带到哪里。这一批运动员对我来讲已经很生疏了。”她觉得缕不出头绪来,而且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。可是郎平想做一点事,哪怕是留下一些经验,带一带年轻教练。

  “他们保持着青年的全部特征:爱冒险,爱生活,爱争斗,精力充沛,头脑活跃,无论他们多么年老,到死也是年轻的。好像鲑鱼迎着激流,他们天赋的本性就是迎向岁月的激流。”

  “青春有太多,未知的猜测, 成长的烦恼算什么” TFboys王源坦言,就像《青春手册》歌中所唱,唱的时候才十二三岁,完全不懂歌词的意思,现在已经17岁了,这几年的时光就是一种。

  作为TFBOYS组合中的一员,王源13岁便已成名。对于一个刚刚步入中学的少年而言,他的青春无疑会比其他同龄人多了许多鲜花和掌声。

  王源笑称,特别喜欢看留言中别人对自己的评论,看到不好的评价也会不开心,会在房间里吐槽,伤心难过;看到好的评价,难免会助长。

  中国语文朗读大赛主办单位: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、中国诗歌学会朗诵演唱专业委员会、中国少儿口才协会、中国朗读网

  幼儿组(学龄前),小低组(1-2年级),小中组 ( 3-4年级),小高组(5-6年级),初中组,高中组;团体群诵:可2人、3人选手组合或亲子家庭组合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