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朗读者 > 内容

朗读者》的爆红不是偶然如何用文化综艺的外衣讲好一个故事?

时间:2017-03-03 03:43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当这句诗轻吐出口,00后美少女武亦姝也因“满足了人们对古典才女的全部幻想”成为了网红。当这句诗轻吐出口,00后美少女武亦姝也因“满足了人们对古典才女的全部幻想”成为了网红。

  不过,《见字如面》总导演关正文并不喜欢“”这个词,他反问到:“你的意思是人浊吗?你能说唱歌的节目没文化吗?那是最典型的文化,那还是艺术。”他强调做节目要回归常识:“知识如果不能成生命的营养的话,那个知识一点用、一点价值都没有。”

  没错,今天小娱要跟大家聊聊近期传统文化类爆款节目。我们发现,没有爆款是偶然的,它并不小众、门槛高、充满商机。

  麦家聊起自己的家事,说到动情处摆了摆手:“不说了,本来不想说这些。”不过,在董卿的追问下,又情不自禁吐露了自己与儿子、父亲的故事,两人泪光闪烁,底下观众哭到不行。

  麦家读了一封给赴美留学的儿子的信,听完后董卿上台说的第一句话:“所以当你有一天感受到爸爸妈妈开始对你小心翼翼的时候,你要明白,那都是沉甸甸的爱。”大概戳到心坎上了,麦家猛地点头:“嗯嗯,这话说得好,我等会把它发到我儿子微信上。”

  乐正传媒总监彭侃认为:“《见字如面》模仿英国的Letters Live,《中国诗词大会》模仿《以一敌百》。模式没有那么,它提供框架和制作方法,只要填补模式的内容是本土的就行。”

  与嘉宾对话时,董卿笑着说:“所以我现在做《朗读者》也是自找苦吃吧。”导演组更直接:“感觉她是在拿生命做这个节目,真的。”

  据小娱了解,导演、田梅是分别做过《艺术人生》、《开学第一课》的资深团队,因此观众总能在节目中喝到的“汤”。

  铁凝、王蒙、余秋雨、冯骥才充当文学顾问,董卿本人也竭尽全力。执行总导演夏欢欢(同时也是紫葩传媒合伙人)回忆:“有次我们确定要请鲜花谷夫妇,但让他们读什么呢?卿姐听了他们的故事后,一下子就想到了朱生豪写给妻子的《醒来觉得甚是爱你》,她个人积累还是很深厚的。”

  据导演组介绍,“每次的台本都是将近100页,都是卿姐跟导演们凌晨4点左右收工,早上9点开始开工磨出来的。”小娱不禁想起,所有现象级节目如《跑男》能成也是一样的道理,充分的准备、丰富的经验、较强的执行力和决心,一样都不能少。

  《见字如面》也一样。其制作团队曾打造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》、《中国成语大会》等口碑节目,凭多年深耕、积累了丰富的经验、且形成了成熟的制作。

  其总导演关正文在接受小娱采访时表示,选什么样的人,读什么信,把读信做成什么样,不同的人做出来肯定不一样。因此有自己想要表达的强烈的价值观,他邀请了多名文化名人、信件收集家、书信博物馆和档案馆推荐信件,最终从上万封信中精选出百余封信件。有了优质书信的保障,这才敢进入正式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关正文把做《见字如面》称之为“回归常识”的过程。他告诉小娱,做这类节目一定要先考虑受众根本利益,比如选信只选值得被更多人看到的信,“知识如果不能成生命的营养的话,那个知识一点用、一点价值都没有。”

  以《朗读者》为例,第一期柳传志在董卿的采访间聊到父亲如何鼓励受挫的自己,后来他把父亲那句“孩子,只要你做一个正直的人,你永远是爸爸的好孩子”送给了儿子。因为有了这段故事,他为大家朗读他在儿子结婚时读的祝词时,更显真实感人。

  不过,并非每位嘉宾都能达到这个效果。一开始,节目组也想过用全明星阵容,但后来决定改为每期6人,明星、素人、大佬(某个领域的精英)分别2人。理由是,很多时候明星的故事还不如素人那么深刻。

  《朗读者》的制作方之一中广天择副总陈武东告诉小娱,他们曾制作过《说出我世界》,发现收视高点不是最大牌的明星,反而像讲述自己小结巴的故事、钟丽缇讲述自己如何培养两个孩子的细节,收效更好。换句话说:“越真诚的细节越能打动”。

  总的来说,为何要朗读的逻辑通顺、读本符合朗读者本人的情感故事,读本要有一定普世意义,才更引人共鸣。

  以《见字如面》为例,读信人必须挑实力派,选的信也必须“直击”。据介绍,绝大多数情况下节目组会按照演员特色为其选择书信。整季下来,张国立、王耀庆读的1983年画家黄永玉与戏剧大师曹禺之间的往来书信,全网点击率超过2000万。

  好综艺是捧人的。《中国诗词大会》里的武亦姝、《朗读者》里的董卿、张梓琳,《见字如面》里的何冰王耀庆等人,他们的短片活跃在大家的社交软件里,他们的智慧、萌点、苏点、举手投足,被人津津乐道,这进一步促进了节目的火爆。

  众所周知,《见字如面》第一季是“裸奔”做的,当时投资方、金主、平台都持观望态度。卫视的加盟得益于高层的支持、预算够,而腾讯视频则是在节目火了之后迅速跟进的。关正文曾坦言:“这节目是我们自己投资做的,不是卖完广告做的。”

  为什么裸奔也要做?其实这几乎是所有新节目的痛。以《拜托了冰箱》、《熟悉的味道》、《明星大侦探》等节目为例,总冠裸奔,要么亏钱,要么争取尽量少亏点,但把口碑起来后第二季、续集的吸金能力增强了很多,如前者还捧红了王嘉尔等新人。

  《见字如面》也一样。关正文自信地告诉小娱,第二季演员类型、信件选择都会更丰富。“包括经营状况什么的肯定会远远好于第一季。所以我们负担能力也会增强。”不过被问到明星阵容,他强调自己更在意的是观众对信的质量要求会更高。

  如《见字如面》的那样,它不依附于明星、不靠炒作上位,属于为节目打造稳固的气场、靠扎实的内容驱动商业的那一类。

  正如阿里大文娱集团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所说:“广告商永远是滞后的,但内容生产者永远告诉你下一个火的是什么。”

  一般来说,文化类节目的受众的特点是:高学历、高收入、高质素,因此它们也更容易找到汽车类、金融类、高端奢侈品等单品价值较高的金主。比如说,两季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的冠名商都是中国农业银行,《一千零一夜》的赞助商多为汽车客户。

  一个典型的例子,国企品牌“北汽绅宝”同时独家冠名了央视的《朗读者》、卫视的《非凡匠心》。北汽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小娱:“我们肯定要考虑性价比,但社会责任感也是要有的。”他们首先考虑几大要素:平台好、平台受众与自身客户契合、另外节目内容、明星阵容也是要看的。“你看我们做《中国好歌曲》、做《朗读者》等等,我们相对会更支持原创节目。”

  今年1月,在娱乐资本论举办的年会上,优酷事业群高级副总裁王平以《圆桌派》主持人吐槽金主为例,分享了优酷网综“槽点即看点”的营销特色,即“把广告做成有趣的内容”。

  据报道,优酷主导的“看理想”系列除了商业客户收益之外,也推出会员制和衍生增值服务。据悉,《圆桌派》第一季在营收方面取得了良好的收益,目前“看理想”系列项目总营收已超过3000万。

  回到我们最初讨论的《朗读者》、《见字如面》、《中国诗词大会》上,为什么它们能火?如董卿所说:“其实你想想,朗读也就是说话,我甚至觉得它的群众基础更大,因为会说话的人比会唱歌的人还要多。”

相关推荐